古剑奇谭

  • 主演:杨幂,李易峰,马天宇,乔振宇,钟欣潼
  • 导演:梁胜权,黄俊文
  • 地区:大陆
  • 类型:国产剧
  • 语言:国语
  • 年份:2014
在神秘莫测的乌蒙灵谷一个山洞内,封印着拥有强大力量的上古凶剑“焚寂”,传说这把剑足以令持有者杀戒大开。在“焚寂”的封印即将解除之际,一群黑衣人闯入灵谷,残忍剿灭了守护凶剑韩氏一族。韩氏子嗣韩云溪(李易峰 饰)被紫胤真人所救,带回天墉城。失去记忆的云溪更名为百里屠苏,跟随真人学习剑术。时光荏苒,转眼八年过去,新仇旧怨以及体内蓄势待发的煞气让屠苏无法找到容身之地,万般无奈之下他只得选择下山。险恶江湖,逐渐找回记忆的屠苏四处寻找灭族仇人,在这一过程中他与欧阳少恭(乔振宇 饰)、风晴雪(杨幂 饰)等人邂逅。由此上演了一连串惊天动地的剑侠传奇…

古剑奇谭第一段

“这个……这……”

尹成敏支支吾吾,不知道如何回答。

“一点气魄都没有,你还是个男人吗?”

柳婉儿的脸上露出了鄙夷之色。

当初她之所以嫁给尹成敏就是因为他能说会道,而且还会韩医术。韩医在高丽国被吹得神乎其神。

不过自从见过杨逸风之后,她才知道韩医原来是中医术的山寨版。

尹成敏的高大形象在她的心目中轰然倒塌。

“可是我实在是不想让任何男人占你的便宜。”

尹成敏的脸上露出了极不情愿的表情。

“你的意思是我们就这么算了?上次被杨逸风羞辱所受的气就默不作声了?”

柳婉儿一连串的问句让尹成敏哑口无言,不知道如何应对。

“那你准备怎么做?”

尹成敏不解地问道。

“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,怎么做完全看我的决定!”

柳婉儿的目光之中流露出冰寒之色。

为了对抗杨逸风,她拼了。

…………

高立国,一家酒吧内,震耳刺激人的音乐久久停不下来。

一个穿着灰色袍子的男子端着酒杯,扫视着舞池中热辣身材的舞女,跳着的均是性感拉风的舞蹈,让张兰庸看的喉结不由上下滚动。

直到一个穿西装打领带的男子出现,他才恋恋不舍的收回视线。

“尹城岸,恭喜你荣升太极队副队长,日后你可要多多照着我啊。”张兰庸给尹城岸倒了一杯酒水,笑呵呵道。

尹城岸指了指张兰庸,坐在他对面,“你小子就会说这些场面话。”

他跟张兰庸是认识多年的朋友了,如今他荣升太极队副队长这么大的事情,怎么能不通知张兰庸?

“还是你混得好,瞧瞧我现在才是一事无成啊。”张兰庸端起酒杯与尹城岸碰一个,两人就这么三三两两的聊了起来。

不远处两个人站在那里四处张望。

“就是那个穿西服的男子,你看到没有?”

尹成敏指了指尹城岸的位置,对着柳婉儿说道。

“我知道了。”柳婉儿点点头,随即她挺了挺傲人的胸脯,然后整理了一下衣服,拍了拍尹成敏的肩膀,得意道:“你看看我现在怎么样?”

柳婉儿向尹成敏眨巴一下妩媚的眸子,尹成敏瞬间痴迷,伸手就摸住了柳婉儿的手,“你真漂亮。”

“那就成了,走吧。”柳婉儿抽回手,朝尹城岸走去。

尹成敏及时拉住柳婉儿,似有犹豫,“要不然我们再想想其他的办法吧。”

柳婉儿满腔干劲,遭遇尹成敏的凉水,顿时不满至极,当即就想一巴掌扇过去,但最后她忍了,“瞧你畏头畏脑的样子,照你这样,我们什么时候都不能报仇!”

说完柳婉儿气哼哼走掉了,尹成敏赶紧追上去。

两个人拉拉扯扯地来到尹城岸与张兰庸的面前,不过当他们看向尹成敏和柳婉儿的时候,他们均调整好状态,露出了笑脸。

“堂哥,没想到你今天也在这里喝酒。真巧啊。”

尹成敏赶紧跟尹城岸打招呼。

“嗯,我刚当上太极队副队长,邀请朋友过来庆祝庆祝,这位是?”

尹城岸也是出了名的色胚子,一看柳婉儿,面色姣好,穿着性感服装,眼睛顿时变得灼热起来。

张兰庸自是不用提,恨不得把眼睛黏在女人的身上。

尹成敏一看,虽然心中不满,但同时也觉得有戏,便赶紧向尹城岸介绍道:“这位名叫柳婉儿,是我的媳妇。”

但同时尹成敏暗自心惊,太极队副队长?如果尹城岸要是答应帮他们对付杨逸风,那胜算岂不是更加大了?尹成敏顿时更加热心了。

“哦,原来如此啊。”

尹城岸赶紧向柳婉儿伸手,柳婉儿立马把皙白的手伸出来,尹城岸趁机摩挲两把,够软。

柳婉儿心中暗自窃喜,有戏,如今对她而言,报仇才是头等大戏。

“尹成敏,你还真是好福气,娶了个这么漂亮的媳妇。”尹城岸依旧舍不得松开柳婉儿的手,转头看向尹成敏。

尹成敏呵呵笑了两声,瞪向他们两个人的手,尹城岸这才佯装反应过来,把手给人家松开。

“你好,我是张兰庸。”张兰庸也想学着尹城岸伸手占人点便宜。

但柳婉儿只是友好的朝他点点头,然后坐下。

这次她可是直奔着尹城岸来的。

张兰庸虽然不满,但也没表现出来。

“我让人添点酒水。”

尹城岸立马喊来服务员,交代一番,服务员备齐,很快便送来。

“队长,我帮你倒酒。”

柳婉儿怕马屁道,故意把“副”字去掉了。

她拿起酒瓶跑到尹城岸那里,翘着兰花指给他倒了一杯酒,微微俯身,胸前有料的肉肉,几乎都会被束缚不住,要蹦跶出来了。

尹城岸看了,呼吸变深一些,如果不是时机不合适,他早就伸手试试这种“馒头”究竟有多软了。而且她那句队长也成功的取悦了他。

“谢谢,不知道你们今天是?”

尹城岸接过柳婉儿递过来的酒,抿一口,询问道。

他可不认为对方来,只是为了给他倒酒这么简单。

柳婉儿坐在位置上,听此,却是抬起纤纤玉手,擦了擦那本不存在的眼泪,但她抽抽噎噎的声音,则让在场的男人听得心都碎了。

“你这是?好好的怎么就哭了?”

尹城岸都心疼死了。

尹成敏也长长叹一口气,配合起了柳婉儿,然后一口闷掉面前的酒,“唉,说起来都是泪啊。”

尹城岸眸中漫起异色,但想起之前尹成敏跟他提过,他在美利坚被人欺负的话题,尹城岸的心中顿时有了几分数。

“队长,你可一定要替我做主啊。”

柳婉儿咬咬唇,楚楚可怜的看向尹城岸,让尹城岸心疼的不得了,但因为尹成敏在这里,他不得不装出一副君子般的模样。

“哦,你这是什么意思?你可被什么人欺负了?”

尹城岸询问道。

“唉,此事说来话长。”尹成敏把话题给接了过去,“本来我在美利坚,主要是就为了宣传我们的韩医,但那个博爱中医院的人却是不由分说砸了我们的招牌,还把我们给暴打一顿。”

“博爱中医院?”

尹城岸重复一遍,这个他到是没怎么听说过。

“是华夏人开的,主张宣传中医,就是那个杨逸风,他还口出侮辱我们高丽高,说是我们的韩医就是剽窃了他们的中医术,还说我们要是再敢出现在他面前就打断我们的腿!”

尹成敏把事实夸张道。

(本章完)

古剑奇谭

古剑奇谭第二段

“是谁?”

看到突然有个黑色身影出现,并且还挡在了自己面前,魏驰顿时吓了一跳。

不过当他看清楚来人时,却是立刻咬牙切齿愤怒的咆哮起来:“又是你这个土包子!”

没错!

这个挡在魏驰面前的黑色身影,不是别人,正是之前在天梭上,就为孟超阻挡过一次魏驰的杨天!

与此同时,另一边,孟超也姗姗来迟的窜进了侯家府邸,并且一进来就高喊道:“骗子不要跑,还我魔晶!”

而当他看到魏驰的时候,也不由得吓了一跳,惊呼道:“是你!”

所谓仇人见面,分外眼红!

本来在天梭上,没能杀掉胆敢对自己动手的孟超,就已经让魏驰怀恨在心了。

此刻见到杨天和孟超再一次的,出现在自己面前,并且其中的杨天还是第二次挡在了自己面前,这让魏驰如何不恼怒。

不过在狰狞的脸色过后,魏驰却是突然讥讽的冷笑了起来。

本来魏驰在天梭上没能灭了杨天和孟超,这两个在他眼中的土包子,就足以让他极为不爽。

不过为了他师尊魁拔魔主的正事,他也只能压下心中的这种不爽,想着来日若是再碰上,必然要一举灭了两人,以解心头之恨!

谁知道踏破铁鞋无觅处,得来全不费工夫!

如今,两人居然直接送上门来了,这让他如何不冷笑?

至于之前在天梭上,魁拔魔主所推测的,杨天很可能是魔主级的强者一事,他压根就没放在心上。

毕竟杨天在他看来,除了气质上好像有些与众不同之外,根本一无是处!

更何况,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。

他此刻能够很清楚的从杨天身上感受到,那传来的阵阵魔能波动,绝对是天魔级强者无疑!

区区一个天魔级的蝼蚁,居然敢一而再,再而三的阻挡在他面前。

这在魏驰看来已经足以让他碎尸万段了!

所以当即,就看到魏驰眼中露出一丝残忍之色,就这么冷笑道:“土包子,之前在天梭上,本少爷已经放了你一马,没想到你居然还敢三番五次的挡在本少爷的面前!既然你如此不识好歹,那本少爷就让你知道,惹恼一位无敌的强者究竟会是怎样的下场!”

说着就看到魏驰一声冷哼,全身的气息就这么晚如爆炸一般的绽放开来。

而刚刚冲进侯家,还没有搞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的孟超,突然感受到魏驰身上的气息,顿时惊讶的嘴唇都在打颤。

“他……他居然也是元魔级强者!”孟超惊呼道。

本来在孟超看来,之前在天梭上,能被自己一拳打中的魏驰,肯定不会是什么强者,最多也就和自己差不多。

只是仗着有好几位元魔级的手下,才能如此嚣张。

但是此刻才知道自己错了,而且是大错特错!

很显然即便是没有那些手下,魏驰想要杀他也是易如反掌。

想到这里,再看看离魏驰如此近的杨天,孟超不由得赶紧提醒道:“小心……”

“小心?晚了!”

没等孟超的话说完,魏驰已经伸出手掌,夹带着元魔级的魔能,就这么充满嚣张和得意之色的,向着杨天的头顶拍去。

嘴中还念念有词的说道:“土包子,你只是第一个,很快本少爷就会将另一个家伙也送上路,让你们黄泉路上好做个伴……”

啪嗒!

魏驰这边,脸上的得意之色还没有完全展开。

就看到杨天突然伸出手掌,宛如挥挥手一般,轻轻的扫在了魏驰的身上。

而魏驰则是在杨天这一扫之下,直接化作了一团血水,溅在了地上,死得不能再死了。

“蝼蚁一般!”

杨天看都未看,就这么冷冷的说道。

仿佛他刚才拍死的,根本就不是一个人,而是如他口中所说一般,就是一个蝼蚁。

寂静!

宛如死一般的寂静!

所有人在看到杨天,一掌便将魏驰拍成了血水,一个个都愣在了原地,惊讶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。

当然,在场的大多数人惊讶的倒不是杨天的实力。

毕竟魏驰只是一个元魔级的强者,这对于在场众人来说,并不算什么。

所以杨天能将他灭杀,其实在众人看来,也并不能体现出什么。

他们真正惊讶的,乃是杨天居然能够如此果断的灭杀魏驰!

要知道此刻不但在天空中,有着一个诡异无比,但却实力强悍的金甲尸,在金甲尸身后,还站着那魁拔魔主!

而且从之前魏驰对于魁拔魔主的称呼来看,很显然魏驰乃是魁拔魔主的弟子。

而杨天居然,毫不犹豫的当着一位魔主级强者的面,将他的弟子灭杀。

这是何等的大胆!

不过和其他人不同的是,跟随杨天一道而来的孟超,可是完全被杨天这一手震惊在了原地。

虽然他和已经死去了魏驰,互相看不顺眼。

但是有一点,两人的观点却是一样的。

那就是认为杨天不过只是天魔级的强者。

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?

只是一掌!

而且是极轻,甚至于是很随意的一掌,就这么将展现出元魔级实力的魏驰,拍成了一滩血水。

这岂不是说元魔级的强者,在杨天面前根本不堪一击?

“杨天,你……”

如此想着的孟超,就这么三步并作两步上前,一把抓住了杨天,激动无比。

终于认出自己的身份了吗?

看到孟超如此,杨天顿时微微一笑的点头,就要表露身份。

不过还没等杨天开口,孟超却是大喊大叫道:“杨天你这他妈也强的太过分了吧!魏驰那可元魔啊!居然就被你这么一掌拍死了?你居然是森罗元魔的大高手啊!”

森罗元魔?

杨天顿时一愣。

他还以为孟超已经认出了他的身份,没想到还是没有认出来。

不过想想也是,之前孟超一直以为他不过是天魔级的强者。

就算是杨天轻易灭杀了魏驰。

但若是立刻就让孟超相信,眼前的杨天乃是他崇敬无比的,高高在上的归元魔帝,只怕也是不可能的。

不过就在孟超的大喊大叫还没有结束的时候,突然一股充满了死灵气息的威压,就这么席卷而来。

“呵呵,小子!你果然还是跟来了,而且还当着本座的面,杀了本座的弟子!你这是不将本座放在眼里吗?”

不远处的魁拔魔主,就这么冷笑着说道。

古剑奇谭

古剑奇谭第三段

随着房门被关上,叶如雪更加的兴奋了。

“拍下来没有,拍下来没有?”

得到肯定的答案之后,叶如雪这才满意的笑了。

“一会等到毕骏驰出来了,你们就冲进去拍照,一定要拍到刺激的一面。”叶如雪叮嘱道,一边惋惜,如果不是毕骏驰身份不同,拍到两人在一张床上的画面才够刺激。

“你们说‘清纯大学生竟是援、交、妹’这个标题怎么样?”

跟拍的人齐齐点头,不停夸赞叶如雪有才华。

“毕骏驰,你想干什么?不要乱来啊。”

进了房间,毕骏驰反身将房门锁上,好整以暇看着眼前惊慌的凤怜希。

“我没有乱来啊,我做的都是我想好了的事情,来吧,让我带给你快乐。”他说着,朝凤怜希扑了过去。

“你这是强迫,我会告你的。”凤怜希绕着房间躲避大叫。

她没有想到毕骏驰居然是这样的男人,在学校中没有听到他有如此不堪的风评啊?

“告啊,随便你告,大厅的监控可以证明是你自愿跟我走的。”毕骏驰坏笑着说道,手上解开上衣的扣子,朝她走去。

“等等,等等。”她灵光一闪急忙叫道。

“你就想这样强迫的占有我吗?”她清澈的双眸认真凝望着他。“你就不想我心甘情愿的臣服?”

她的话成功的让毕骏驰停下来动作,似笑非笑看着她。

“现在的情况,我跑不了,你完全可以轻易得逞。但是那只是身体上的满足,这是你想要的吗?”凤怜希努力让自己保持平静,说出自己想说的话。

毕骏驰若有所思看着她,似乎在考虑她的话。

凤怜希心中一喜,面上不露。

结果却被毕骏驰猛地一抓。

“你想劝我用真心打动你心甘情愿跟着我?不得不说,你很聪明。”毕骏驰在她的脖颈间呼气,赞赏道:“只可惜,你找错了对象。”

“嘭”一声巨响。

“谁他么的找死呢?”毕骏驰被下的差点从床上摔下来,头也不回大声骂道。

凤怜希趁着他松懈之际,抱着被子从床上滚了下来。

望向房门,才发现门口站着一个宛若神邸般的男人,叶墨深一脸冰冷阴沉堵着门口。

似乎是这边动静有点大,他反手将房门关上。

“叶墨深,你有病啊,好好的打搅老子的好事?”毕骏驰看到叶墨深一副神挡杀神,佛挡杀佛的冷漠样,心中微微一怵。

别看叶墨深跟他是一个年代的,相互的阶层不同啊。

他还是一个在学校混日子的二世祖,而叶墨深是能够跟他父亲辈的人谈笑风生的存在。

不说害怕他,却也不愿意跟他起矛盾的。

叶墨深幽深目光在的凤怜希的身上扫了一眼,脸色更加难看。

凤怜希这才回过神来,发现是叶墨深,慌乱的躲到他的身后,寻求庇护。

“叶墨深,你现在出去我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。”毕骏驰瞪了凤怜希一眼,看着叶墨深劝说道。

叶墨深没有回应他的话,将自己身上的外套脱下,覆在凤怜希的身上,为她稍微遮挡一下。

突如其来的温暖,让凤怜希忍不住眼泪掉了下来。

刚才她真的以为自己完了,真的被毕骏驰侮辱了,她以后要怎么办?还能见人吗?

现在见到叶墨深的出现,将她从水深火热解救出来,在她的心中,叶墨深就像是天神一样的存在了。

听到毕骏驰商量的话语,她心有余悸拽着叶墨深的裤子,生怕他会丢下她。

叶墨深低头扫了一眼裤子上上的纤细白皙的手指,在她布满泪水的小脸和狼藉的身上一掠而过,眼底闪过一丝利芒。

“我跟你说话呢?别装死啊?”毕骏驰见状,心中有了不祥的预感,语气更加的凶狠起来。

“她今晚是我的,你有兴趣也请改天吧,门在那边,不送。”毕骏驰往前走两步,有些紧张。

凤怜希跟叶家的关系,他也是才知道,不过没当回事。

凤怜希真的被人看重,叶如雪就不会找他了。

只是见叶墨深出现在这里,似乎情况跟他想象中的不同了。

说着,他就要将凤怜希拉回来。

从进门开始一直保持着沉默的叶墨深动手了,抬手握着毕骏驰的手,目光冷厉。

“你不知道她是我叶家的人?还是你专门想跟我作对?”叶墨深目光阴鸷,脸语气冰冷如同十二月的低温一般,冻的人浑身发冷。

“叶家?是她自己跟我上来的,她想勾引我,都到这份上了,再给我喊停,以为我毕骏驰好欺负吗?”毕骏驰眼珠子转了转,张口就瞎说。

叶墨深能出面,那么凤怜希就不是他以为的不重要的人。

只是,到了嘴边的肥肉让他放手,哪有那么好的事,咬着牙也要吃下去。

“你以为我会信?”扯开凤怜希的手指,挽起衣袖冲上去按着毕骏驰就是一顿狂揍。

“我擦,叶墨深,啊……你敢打我,我要你的命……”毕骏驰那花架子一样的身材如何比得上叶墨深的狠辣,没有几下就彻底陷入挨打的境地,只剩下嘴上不停的叫唤。

很快的,在叶墨深毫不留情的拳脚招呼下,毕骏驰连狠话都说不出来了,捂着鼻青脸肿的伤势,哀哀叫痛。

“以后,别再来纠缠凤怜希。”叶墨深额头微微泛汗,停下动作,对着地上蜷缩成一团的毕骏驰警告道。

毕骏驰低垂着头,眼中闪过浓浓的怨恨,却不敢说出口。

叶墨深下手太重,他可不想再被收拾。

“先生,有媒体的人来了。”房门猛地被推开,守在门口放风的林磊探进脑袋说道。

目光扫到一边衣衫不整的凤怜希,连忙移开视线。

凤怜希浑身瑟缩一下,惊慌看向叶墨深。

门外已经能够清晰的听到杂乱的脚步声,叶墨深一把搂着凤怜希快速闪进旁边的一间小隔间之中。

林磊跟着离开了。

一群手里拿着长枪短炮的记者急匆匆的赶到,目的明确冲进毕骏驰所在的房间。

推开房门挤在门口就开始拍摄了,甚至有人已经将准备好的话题都问出口了。

“这位小姐,有人举报你这里是在援、交,请问你做这行做多久了?”

并没有走远的林磊闻言,露出嘲讽的笑容。

“援你妈,给老子滚。”毕骏驰没有吃到凤怜希,还被打了一顿,早就是一肚子的火气无处发泄,正好记者送上门,让他好好的出了一口恶气。

几个跑的慢的记者,被毕骏驰狠狠的踹了几脚,仓惶跑了出来。

堵在门口都没离开,面面相觑。

“不对啊,不是说大学生援、交吗?”

“这大少爷怎么被打成这样啊?”有人倒是想写毕骏驰那一脸猪头样,想了想毕家,还是放弃了。

“我都没看到有女人出来,肯定在里面。”

“那就先守着呗,我不信她不出来。”一群记者心思坚定,守在门路口守株待兔,就是不走。

见状,林磊给叶墨深发信息说了一声,率先离开。

狭小的隔间,似乎是酒店清洁工用来放置情节工具的空间,挤了两个成年人在里面,何止是拥挤可言。

两人在这样的空间中,完全是全身完全贴合,没有半点的空隙。

清晰听着外面的声响,凤怜希紧张的轻喘问道:“现在怎么办?能出去吗?”

她是最为紧张的,叶墨深出去还好说,她才是大问题。

身上简单的只剩下内衣裤,最多加上叶墨深的一件外套,这样的装扮,任谁看到都会想歪的。

叶墨深目光闪了闪。

“等着。”冷冰冰的话语僵硬从薄唇吐出来。

空间窄小,黑灯瞎火伸手不见五指,一股沉默的气息弥漫着狭小的空间。

“先……先生。”凤怜希颤抖着身体叫了一声。

叶墨深没有说话。

如果没有她紧紧靠着的胸膛不断起伏和均匀的呼啸声,她几乎要以为叶墨深根本不在这里了。

不由得悲从中来。

“先生,我错了。”她带着哽咽低声道。

之前情绪一直无比紧张,甚至在最为害怕的时候她想的都是凌天奇会不会来救她,她的以后要怎么办。

结果没想到来哦竟然是叶墨深,她想,不管出于什么目的,叶墨深应该是一直在关注着她的。

不然不会这么的迅速。

“错哪了?”黑暗之中,叶墨深清冷反问。

凤怜希一怔,她……说不出来。

他轻笑一声,似乎在嘲讽她道歉的不走心。

凤怜希小脸一红,认真想了想,才理清楚。

“我……不该跟毕骏驰来酒店的,可是我是因为……”

“你的身份是什么?”叶墨深打断了她的解释,低声问。

“我……学生。”她有些心虚。

“是吗?不是站街的?”他清冷的声音蕴含着浓浓的嘲讽,气的凤怜希浑身发抖。

“不是,我……”她激动大声反驳,话还没有出口,就被一只宽厚温暖的大掌紧紧捂住嘴巴,她激烈挣扎。

叶墨深身体朝她再次挤了一下,用身体来压制她的躁动。

感觉到两人身体的极度贴合,凤怜希震惊的睁大了眼睛,不敢置信叶墨深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。

相关文章

评论 (1)
  • 著作权归原作者所有,任何形式的转载都请联系原作者获得授权并注明出处。

    回复